对话《机甲大师 2019》纪录片主创:这些孩子改变了我对90后、00后的看法

winniewei 提交于 周三, 04/17/2019
对话《机甲大师 2019》纪录片主创:这些孩子改变了我对90后、00后的看法

90后、00后曾是缺乏责任目标懒散迷失代名词,却也是个性鲜明、敢作敢为的一代。他们中的大多数不是刚刚走入各行各业新鲜职场血液,就是学校里朝气蓬勃的大学生。鲜为人知的是,他们,有一个不那么引人注目的群体与同龄人过着不太一样的生活。

他们,是90后、00后青年工程师。

当我们沉醉在灯红酒绿的都市狂欢中的时候,很少人会注意到那些脚踏实地潜心研究,推动社会文明、科学技术发展进步的工程师。我们离不开工程师,而在会职能的代际传承9000后正在慢慢接过工程师的接力棒。他们默默无闻生活在每个人的身边雕刻着人类生活的美好样貌。

发现青年工程师最真实的一面,纪录未来时代的变革者,是纪录片《机甲大师 2019》的初衷。这部由RoboMaster机甲大师与DJI studio大疆传媒联合出品的《机甲大师 2019》纪录片近期正式上线历时9个拍摄,横跨3个国家14个地区,走进超过20所校园,用镜头再次记录下了群热爱生活而又充满个性的年轻一代工程师,带领人们走近新一代青年工程师努力成长的日常生活。

1

为了解更多拍摄背后独家故事,我们《机甲大师 2019》纪录片总导演李廷树进行了一次面对面的深度对话,聊聊主创人员如何完成了这部纪录片拍摄以及拍摄过程中这些90后、00后青年工程师相处的点点滴滴

2

记者:《机甲大师》第二季相比第一季有什么新的亮点?比如第一季的时候会看到一些国外战队的故事,我们可以从创作理念或者主题这些方面聊一聊吗?

李廷树:去年实际上最大的问题在于我们压根儿就不知道这个东西该怎么做,对整个比赛也不是那么熟悉,包括比赛基本的一些规律。RoboMaster这个比赛实际上从9月份打完比赛中间休息到10月份开始报名,一直到元旦之前是没有机器人能看到的,它们基本上都还停留在图纸上,所以这个时候我们去拍很难拍到机器人的东西。但是去年我们基本到学校就直接过去了,所以在学校里拍的很多东西都不太理想。到了后期大家开始做机器人了,但其实我们那个时候拍的还是没搞明白机器人到底是什么,它需要哪些东西去组成,战队里面的一些基本技术我们也不了解。

去年刚开始拍的时候,我们都不知道原来战队的构成要分电控组、机械组、视觉组,我们甚至都不知道什么叫视觉,什么叫机械,什么叫电控。直到分区赛的时候,我们跟组委会开了一次会,才明白原来机器人是这样构成的,以及当时我们能够抓到的一些细节到底是什么,然后技术怎么去讲,然后我们技术为什么服务。去年纪录片做完了,我们才终于摸清楚一条大概的路,所以去年我们都不是特别的满意。

其实我们当时团队的建设也有问题,去年早期的时候我们就想着自己拍,拍完之后回来让别人剪,发现完成不了,因为别人不理解,他们更不理解比赛,本身RoboMaster这个比赛专业性特别强,所以它必须要有一个对比赛特别了解的团队去干这个事,才能把这个事干明白。如果要是完全以纪录片的这个角度去做这个比赛的话,没有个半年时间去接触学校,接触这些战队,接触比赛的一些规则,包括它的技术的话,是不可能把这个项目驾驭起来的,去年我们最大的问题就是这样。

所以今年刚开始的时候,在搭团队的初期,我们自己原来的老编导就花了大量时间在做培训,这个培训不是导演专业技术上的培训,而是在RoboMaster这个基础上做培训,什么是RoboMaster,RoboMaster是由什么构成的,RoboMaster学校跟组委会之间的关系,比赛跟学校之间的关系,学生跟比赛之间的关系,机器人跟学生之间的关系,RoboMaster的价值到底是什么,它的社会价值到底是什么,它能够给学生带来什么,这个当中学生能够学到什么东西,他们怎么去成长,这一系列的问题其实在之前,我们说去年要做这个项目开始,一直到今年的春节之前,就在不停地去梳理,去强化,去迭代,包括现在我们也在迭代。我们现在发现其实RoboMaster是一个不停迭代的过程,我们这帮人也在不停地学,它也没有一个止境,我们今天就能说RoboMaster完全吃透了,我们可以做得很好。但是我们今年跟去年不一样的是,我们今年在整体思路上跟去年最大的区别就是,去年实际上做RM这套片子是给做RM的人在看的,是给学生在看,学生可能能理解这个片子是什么,然后组委会可能知道这个片子讲的是什么,我们编导可能知道片子讲的是什么,但是老百姓不一定清楚。

我们今年一开始上来给整个大的片子定了一个最基本的方向,就是今年这套片子给老百姓看,给普通观众看,让不懂RoboMaster的人能够通过我们这个片子知道RoboMaster是什么,知道这群孩子在做什么。我们总是说这些孩子做机器人打比赛,很牛逼,很了不起,很强,但是到底强在哪儿,了不起在哪儿,实际上正是我们今年想要通过片子传递给观众的,能够让观众通过片子看到一群很不一样的年轻人,他们跟普通的大学生不一样,他们有自己的追求,有自己的目标,他们的生存状态跟普通大学生的生存状态不一样,而这些东西都是RoboMaster带来的,这个是我们今年要关注的地方。

再一个关注更多的是,我们除了比赛本身,我们甚至把比赛放到社会当中去,去年我们实际上是把比赛剥离出来了,从社会当中剥离出来了。今年不一样,今年我们是把比赛放到社会当中去,更关注的是它的社会价值,比如说它能不能给学生的就业带来一些帮助,至少在方向上,他们学了这些东西之后,很多年轻人可能在参加比赛的过程中就知道我可能将来要去从事做机器人这个行业,甚至可以让学生在学习的过程当中,把他们在做机器人过程当中学到的一些实践的经验,包括他们把学校学的一些理论知识还原到机器人上,然后在机器人战队中总结出来的一些经验还原到自己的学业当中去做一个见证,这是一个相互的作用,对他的学业有很大的帮助,他已经不再是为了做比赛而去做比赛了,也不是完全拿比赛成绩,拿那个奖金去加学分,他更多考虑的是这个东西的使用价值,就把它放回到实际当中去。

今年还有跟去年不一样的是,去年完全是客观地在讲这些人,从第三视角很客观地去记录这些人的状态。但是我们今年有几集片子,脱离了我们常规的纪录片叙事方式,比如第一集关于日本战队的故事,就是以日本战队的一个小姐姐的视角在叙述。

3

记者:在拍摄过程中有没有遇到某些突发情况,在原本计划之外的?

李廷树:基本没有,但遇到了一些比较有趣的事。

记者:可以具体聊一聊吗?

李廷树:比如我们今年去到大连交大拍摄,到了现场之后才发现,之前方案里面做好的主人公不太合适,突然间就把整个方向全都变了。本来预想讲的是一个男孩在整个战队里面一路走来之后,明白了自己的位置在哪,然后知道怎么样跟团队合作,怎么样去摆好自己的位置。结果现场拍的时候,发现这个男孩完全不是我们想要的,他聊不出来,也不符合我们之前的方向,可能是之前对方给的信息有出入。后来我们又重新开始调整,最后成片出来的时候主人公完全变成了一个女孩,这个女孩就是一个对自己所学专业完全不感兴趣,结果通过RoboMaster学到了很多东西,然后找到了归属感、荣誉感,同时对自己的学业,甚至对自己未来的方向都有了一个很好的定位,就是讲这样一个故事,和我们的预想完全是反的。

像拍西安联盟也是,我们当时在拍西安的七个学校。我们现在基本上一个片子记录一个学校,一个学校的拍摄都很难,但西安联盟是七个学校同时在拍,总共拍了九天,这个过程当中,我们也替换了一开始设定的主人公。

4

记者:在拍人的时候,会不会遇到一些同学放不开之类的情况,或者有镜头意识。

李廷树:今年还好,去年比较多。去年最严重的时候,我记得我干了一件事。我在学校跟采访嘉宾在采访室吵起来了,采访嘉宾直接就跟我发脾气说,老师,不要做了,这个片子都这里就结束吧,我们不要采访了,我不接受你的采访,就这样。但是还好,最后状态还是调整过来了,因为一个是我们确实不了解,不理解学生的很多东西,我问的很多问题可能让对方很反感,让他觉得我不理解你。

记者:是不是让他感觉到,你们两个不是一个“频道”上的?

李廷树:不光是这样,其实更大的问题是他觉得我不理解他,我没有办法跟他沟通。

记者:第二季拍摄时,和同学们相处起来更融洽了吗

李廷树:今年其实我们在拍摄过程当中,要求导演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在学校里面一定要跟学生先打成一片,先把自己放低位置,不要把自己放在一个导演的位置上,而是要把自己变成战队的一员,就是走近他们,看他们的生活,去理解他们是什么样的一群人,理解他们身上有价值的东西是什么,让导演觉得哪些东西最打动人,那个其实是我今年对导演在拍摄过程中要求最严格的。

记者:这是在拍摄过程中吗?

李廷树:对,特别好玩,我们拍摄的时候,去东大的第一天,就把我喝吐了,导演喝多了,学生也喝哭了,但是后来所有的事都特别好进行,大家瞬间就全部打开了。

1

记者:在拍摄过程中,这群学生最打动你的地方是什么,有哪些印象最深刻的地方。

李廷树:他们真的很努力,他们改变了我以前对90后、00后的看法。我们以前会觉得这些孩子娇生惯养,然后没有追求、没有目标、懒散,但他们身上又有很好的属于90后的东西,比如说很独特,他们有很鲜明的个性,他们很自我,他们知道自己是谁。但是在战队里面,他们又非常服从战队的管理,会为整个集体去付出。

老一辈人还好,我是70后,你知道其实中国在70后以后,我们这帮人其实身上最缺的某种东西,像荣誉感,然后使命感,很多人都缺,但是老一辈不见得。我父亲那一代人,我父亲在这么大岁数退休了,单位都已经黄了,但是对他来讲有两个东西他却一直在保存着,一个是单位发的一件T恤衫,是他参加职工大赛的时候代表自己的团队打篮球赢的一件T恤衫,它是一种荣誉感的象征,他会一直保留着。

记者:你们经历的东西太多了。

李廷树:这个东西很少,现在在这些孩子身上,其实大部分90后身上都没有这种使命感和荣誉感,但是这些人通过比赛有强烈的使命感和荣誉感的时候,你就觉得这些孩子不一样。而且他们的凝聚力很强,他们很清楚自己要什么。

尤其是战队的这些人,这些人让你觉得完全不一样,跟普通孩子不一样。你最大的感受是,这些人什么都不干的时候,在学校里走,在食堂里吃饭,你很难分清楚这群人和学校其他人有什么不同。但是东大的片子给了一个画面,就是一群人做完之后在食堂里面一起吃饭,穿着统一的服装,它只给了一个画面,但是那个画面我们在现场看的时候就只有一个感觉,那一些是东大的学生,这一些是东大做RoboMaster的学生。

关于RoboMaster机甲大师

RoboMaster,中文名机甲大师,是“全国大学生机器人大赛”下属的赛事之一,由共青团中央、全国学联、深圳市人民政府联合主办, DJI大疆创新发起并承办,是一个专为青年工程师打造的机器人科创平台,致力于培育新时代的复合型科研人才及下一代青年工程师。作为一个非常年轻、正冉冉升起的科技型IP。近五年来,RoboMaster一直深耕于机器人竞技赛事领域,并已初步搭建了一套以全自主研发软硬件平台为支撑的、具有高辨识度和自主知识产权的机器人生态体系。截至目前,DJI大疆创新已为此斥资数亿元,走在一条探索科技与未来的前瞻性道路上。

作为国内首个激战类机器人竞技比赛,RoboMaster机甲大师赛凭借其颠覆传统的比赛方式、震撼人心的视听冲击力、激烈硬朗的竞技风格,吸引到全国数百所高等院校、近千家高新科技企业以及数以万计的科技爱好者的深度关注。参赛队员走出课堂,组成机甲战队,独立研发、制作机器人参与射击对抗。他们将通过大赛获得宝贵的实践技能和战略思维,将理论与实践相结合,在激烈的竞争中打造先进的智能机器人。

关于DJI大疆创新

DJI大疆创新致力于用技术与创新力为世界带来全新视角。成立于 2006 年的DJI大疆创新,以“未来无所不能”为主旨理念,在无人机系统、手持影像系统与机器人教育领域成为全球领先的品牌,以一流的技术产品重新定义了“中国制造”的创新内涵。

十二年间,DJI大疆创新不断革新技术和产品,开启了全球“天地一体”影像新时代;在影视、农业、地产、新闻、消防、救援、能源、遥感测绘、野生动物保护等多个领域,重塑了人们的生产和生活方式。

从创立至今,DJI大疆创新坚守“激极尽志,求真品诚”的企业精神。始终践行全新的文化和价值观,将卓尔不群的产品之道贯穿到每一个细节,展现科技的无限可能。

更多信息,请访问:

RoboMaster机甲大师官方网站:https://www.robomaster.com/zh-CN

《机甲大师》动画官方网页:https://anime.robomasters.com

《机甲大师 2019》纪录片:https://list.youku.com/show/idfece2f47dd614c5ab793.html

在微博上关注我们:@RoboMaster机甲大师

在微信上关注我们:@RoboMaster

相关文章

Digi-Ke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