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拜登赢得大选,中美半导体会继续脱钩还是恢复合作?

winniewei 提交于 周一, 11/09/2020
【原创】拜登赢得大选,中美半导体会继续脱钩还是恢复合作?

作者:张国斌

经过几天的选票统计,美国第46届总统选举终于有了结果,从政50年的乔-拜登宣布在2020年大选中获胜,当选美国第46届总统。他呼吁美国人在激烈的竞选活动后和解,并发誓要有序移交权力,尽管总统唐纳德-特朗普拒绝让步。

【原创】拜登赢得大选,中美半导体会继续脱钩还是恢复合作?

77岁的拜登与56岁的副总统当选人卡马拉-哈里斯(Kamala Harris)一起出席庆祝仪式,她是第一位担任这一职务的黑人和印第安裔美国女性。她说:"虽然我可能是这个办公室的第一位女性,但我不会是最后一位,因为今晚观看的每个小女孩都看到这是一个充满可能性的国家。"

【原创】拜登赢得大选,中美半导体会继续脱钩还是恢复合作?

通过在宾夕法尼亚州宣布获胜,拜登超过了夺取总统职位所需的270张选举人团票的门槛。如果他在目前领先的所有州获胜,最终可能获得306张选票,比特朗普在2016年获得304张选举人票的优势略大。随着选票的继续统计,拜登和哈里斯已经获得了近7500万张选票,比美国历史上任何一张选票都要多,比特朗普多出约400万张。

【原创】拜登赢得大选,中美半导体会继续脱钩还是恢复合作?

德国总理默克尔说,她期待着与拜登的“合作”,“要战胜我们面对的巨大挑战,跨大西洋的友谊无法取代,” 法国总统马克龙也发文祝贺并表示要进行广泛合作。

【原创】拜登赢得大选,中美半导体会继续脱钩还是恢复合作?

拜登有丰富的从政经验,他1942年11月20日出生于美国宾夕法尼亚州斯克兰顿,是一个爱尔兰裔天主教家庭当中的长子;他另有一个妹妹和两个弟弟。1972年,拜登29岁时当选美国参议员,几周后,刚过30岁的他正式上任——成为美国历史上最年轻参议员。

他第一次参加总统竞选是33年前的1987年,失败后还多次参加竞选,2021年终于得偿所愿,这也是非常励志的故事。

拜登曾经担任参议员外交事务委员会主席,曾夸口过去45年“见过世界上所有重要的领导人”。但在几十年的从政生涯中,拜登几乎在所有的重大事件上发过言、表过态。

2008年8月23日,民主党总统候选人奥巴马宣布选择拜登作为他在2008年美国总统选举中的竞选伙伴,赢得大选后,拜登成为副总统,并在2012年成功连任。

中美半导体未来走势判断

【原创】拜登赢得大选,中美半导体会继续脱钩还是恢复合作?

拜登上任后,首先要修补特朗普留下的烂摊子。拜登呼吁结束“在美国妖魔化的严峻时代,”他承诺要团结四分五裂的国家。"我承诺做一个不求分裂但求统一的总统,他看不到红州和蓝州,只看到美国,"拜登说,“他当选后,第一任务是处理新冠疫情。”拜登承诺周一将任命一个由科学家和专家组成的精选团队来对抗冠状病毒大流行,并表示专家们将尽快开始,由科学而不是政治指导。

美国媒体分析,拜登还要着手恢复美国在世界上的地位。本周,美国正式退出了气候变化巴黎协议,去年已经发出通知,表示将退出。这一决定需要尽快扭转,以便美国能够在这项重要的全球努力中发挥自己的作用。特朗普不屑于拜登长期以来所倡导的那种国际合作,使美国的传统友谊和联盟变得支离破碎。拜登应该努力修复它们。

值得注意的是,在长达18个多月的竞选活动中,拜登并没有阐述任何伟大的总体愿景,也没有提出任何革命。他最热切的承诺只是回归常态:回归到合理称职的治理,减少分裂的政治,以及摆脱特朗普时代的混乱和腐败的公民生活。如果他在未来四年只做到这一点,他将为国家做出巨大贡献。

媒体分析新总统还需要推动改革,以应对特朗普一再滥用权力的行为。众议院民主党人在9月提出了一系列这样的措施,包括旨在遏制赦免权的滥用、防止总统利用职务之便获利、保护司法系统的完整性等条款。这些改革无论谁当总统都会对国家有好处,共和党人没有适当的理由反对这些改革。就这样的法案达成协议应该对各方都有帮助。

在谈到对中国政策问题时,拜登表示他不认可特朗普政府现行的单方面增加关税的做法。在具体会如何应对中国挑战方面的说法比较含糊,并且仍缺乏具体政策指南。

拜登曾表示支持一个中国政策,并主张结束自2018年爆发的中美贸易战和终止特朗普政府对中国货品加征的额外关税,并停止对华为、中兴通讯还有抖音的封杀,比起特朗普政府拜登更加愿意增进和中国的合作关系,因为拜登认为中国是美国的竞争对手兼合作伙伴而非敌国。

一些分析人士认为,拜登上台后,美国在关键核心科技领域对中国的打压不会放松,但“脱钩”的范围有望缩小,因为特朗普现在将“国家安全”和“科技竞争”的范围设置的过于广大,且不切实际。预计美国在对华为的芯片出售上会有一定松动,但在5G建设领域的政策,恐怕很难有所改变。在一些非关键技术领域,拜登不会像特朗普一样“死缠烂打”,但在航空航天、量子通信、人工智能等核心领域,拜登和特朗普不会有本质区别。

这是因为,4年前,2017年1月6日,也就是美国总统奥巴马与特朗普权力交接前半个月,美国总统科技顾问委员会(PCAST)发表了一份名为《如何确保美国在半导体领域长期领导地位》的战略咨询报告。这份重磅报告称,中国的芯片业已经对美国的相关企业和国家安全造成了严重威胁,建议美国总统下令对中国的芯片产业进行更加严密的审查和限制。特朗普政府打压中国半导体的措施也与这份报告提供的建议相吻合,所以拜登当选不会改变这样打压的态势。

但考虑到他已经是近80的岁的老人,对抗的力度肯定会弱于特朗普。另外,很多硅谷半导体公司都是支持拜登当选他们也希望与中国半导体产业保护合作,目前中国市场在全球半导体产业中举足轻重,而且本土半导体进步迅速,脱钩只会让美国公司遭受更大冲击。

魏少军教授分享过波士顿咨询集团的研究,该报告称如果美国采取技术上的脱钩,对美国的影响达到30%到60%,这是很多美国公司研发无法支撑的。该公司预测短期内可能是韩国会成为半导体的领袖,长期看中国会成为半导体的领袖。更多信息可以看《魏少军:最近中国半导体很热,热的有点不像话

【原创】拜登赢得大选,中美半导体会继续脱钩还是恢复合作?

所以未来中美半导体合作的可能性大于目前继续脱钩的可能,或许可以说最坏的时期熬过去了?最近美国对华为的禁令似乎有所松动,这是否就是一个预示?大家说呢?

拜登将在2021年1月20日就职日正式接任总统职务,到时可以再看看他的施政纲领。

注:本文为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作者及来源

相关文章

Digi-Ke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