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最近任正非、郭平讲话透露的重大趋势信息

winniewei 提交于 周五, 09/04/2020
【原创】最近任正非、郭平讲话透露的重大趋势信息

作者:张国斌

近日,华为创始人任正非和轮值董事长郭平相继发表了讲话,2020年7月29-31日,华为公司CEO任正非带队访问上海交通大学、复旦大学、东南大学、南京大学,发表了《如果有人拧熄了灯塔,我们怎么航行——任正非在高校座谈时的发言纪要》,而8月31日,华为轮值董事长郭平与新员工座谈时发表了《不要浪费一场危机的机会》的演讲,我个人认为两场演讲透露了非常重要的趋势信息,这里解读一下。

趋势信息一:未来全球可能会出现两套科技系统

【原创】最近任正非、郭平讲话透露的重大趋势信息

郭平表示,现在真正进入数字经济时代,5G将释放巨大的技术红利,这会帮助华为和华为的战略客户获得商业成功。同时,郭平认为,一个世界两套系统是可能的,即使在这种极端的环境下,华为仍然能够生存并且持续领先。

郭平解释说,在我们领先的领域,面临着美国等各种先进要素不可获得的情况下,如何生存并且发展壮大,是挑战。我们需要年轻人,需要新陈代谢。一个世界两套系统,是可能的,但我们要成为先进的代表,研发、制造、物流、财经、IT都需要创造性的突破,实现这种极端的环境下能够生存并且持续领先。我们还需要全球化的合作和市场,获取各种先进要素,满足客户需求。中国是大本营,但我们不能只有大本营,还需要在全球市场上尽己所能地拼搏,获得好的结果。

但在今年5月华为分析师大会上,郭平就指出欧洲从2G时代 ,就统一全欧的标准 GSM,并且把它推向全世界。从GSM、UMTS到LTE,使欧洲几大运营商在跨州全球化运营方面遥遥领先,你能举出的全球运营商名字都是欧洲的,也使得欧洲的设备供应商保持竞争力,这个对比给我们很深启示--即统一的标准体系对产业发展极其重要。并表示我相信,这个体系不会逆转,也不可逆转。在回答外媒关于未来是否有两套科技体系时,他当时说在2G时代,多制式的美国运营商导致美国的电信设备制造商最终在竞争中不具有领先地位,并且最后衰落,在美国,不再有华为的竞争对手,我觉得,在这里面,美国是有过这样的教训。过去经验表明,制造商、运营商和我们的消费者,最终都能够在统一标准里获得利益,不管未来会由于种种原因,(华为)遭受到什么挫折。但我们认为,这是一个大家都认同的趋势,相应的国际组织应该还会积极推进统一标准。华为也会积极地参与、支持,秉承开放、公平、无歧视的基本原则,以持续开放与合作的方式,推动全球统一标准的实现。

但在8月31日的演讲中,他却表示一个世界两套系统是可能,我的猜测是华为根据美国对中国科技的打压步骤推演出未来可能会出现两套科技系统。如果真会这样?我们该怎么应对?这就是任正非讲话透露的信息。

趋势信息二、源于美国的科技基础体系未来可能会被切断

【原创】最近任正非、郭平讲话透露的重大趋势信息

任正非在演讲中先是列举了基础研究对信息科学的巨大推动作用,继而表示灯塔的作用是明显的,人类社会在自然科学上任何一点发现和技术发明都会逐步传播到世界,引起那儿的变化,在灯塔的照耀下,整个世界都加快了脚步,今天技术与经济的繁荣与英欧美日俄当年的技术灯塔作用是分不开的。。。。未来技术世界的不可知,就如一片黑暗中,需要灯塔点燃未来灯塔的责任无疑是要落在高校上,教育要引领社会前进。对未来的不确定性,认识它的艰难,应对这种不确定性,除了给科研更多一些自由、对失败更多一些宽容外,应对不确定性的确定可以从孩子们的教育抓起。他的题目是《如果有人拧熄了灯塔,我们怎么航行》,细读演讲内容,表达的是一种担忧,担忧美国会拧熄了灯塔(就是切断了基础研究体系),这样,我们中国高校就要担负起基础研究的重任来。“我们希望十年、二十年后,我国的大学担负起追赶世界理论中心的担子来。”他说。

这可能就是华为将任总的讲话发出来的主要意义。

趋势信息三、美国或将以冷战思维对待中国,做好最坏的打算

在郭平的演讲中,他分析了美国绞杀华为的原因,他说,美国为什么打压我们?我们怎么应对?我推荐大家读美国现任司法部部长巴尔今年2月份在智库发表的一个演讲。巴尔先生很了不得,原来是Verizon的高级副总裁,还是研究中国问题的专家。他在演讲中,把所有冠冕堂皇的理由都扔到了一边。他说19世纪以来,美国在创新和技术上的每一个领域都处于世界领先地位,正是美国的科技实力使美国繁荣和安全,中国的领先会让美国失去主导世界的权力5G技术处于未来技术和工业世界的中心,中国已在5G领域处于领先地位,这个领域如此重要,美国必须破坏中国5G的建成。人家已经指明了原因。

纵观美国的历史,它堪称是“修理老二专业户”,它会毫不留情地打击所有威胁它老大领先地位的国家,不管是盟友还是对手,它先后修理了苏联、日本、德国等,它最大的举措以冷战形式搞垮了苏联,回顾美国对苏联的举措,主要是以下几点:
1、建立地缘政治上的“遏制线”

通过北约组织、东南亚条约组织和中央条约组织,美国建立起一条从挪威经中欧到东南欧,从中亚到南亚和东亚的地缘政治上的“遏制线”,阻止苏联的势力扩张。地缘政治上的“遏制线”,阻止苏联的势力扩张。

2、经济上,美国采取多种手段打压苏联。

1947年12月17日,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决定禁止向苏联及其附庸国出口所有美国短缺物资和有助于增长苏联军事潜力的物资。1949年2月,美国国会通过了战后第一部《出口管制法》,把贸易管制战略以立法的形式最终确定下来,1950年1月1日“对共产党国家出口管制统筹委员会”(即“巴黎统筹委员会”)正式成立,主要目标就是协调西方国家对社会主义国家的战略物资禁运,成为战后美国领导的在经济领域遏制苏联的主要工具。由于对苏联集团实施了严格的贸易管制,1948年时美国对苏联的出口额尚有2700多万美元,到1952年时锐减到只有1.5万美元。

3、高科技封锁

1969年,美国国会通过了新的《出口管制法》,但仍规定“美国要与所有缔结防务条约的国家”在最大可能的范围内合作,实行出口管制,对向社会主义国家出口禁运物资者实行处罚。其二,加强控制高新技术转移。20世纪70年代后,为增加贸易收入,美国政府开始利用巴统“例外程序”,扩大出口禁运物资或限运物资规模,但限制高新技术转移仍然是“缓和时代”不可突破的障碍。1976年2月,国防部国防科学局研究小组向国防部长提交一份题为《对先进技术输出管制的分析》报告,即《布西报告》,将计算机网络技术,大型计算机系统技术,软件技术,瞬时处理信息自动控制技术,集成材料、防务材料处理和制造技术,能源开采技术,大型集成、特大型集成设计、制造技术,军事仪器技术,电子通信技术,诱导和控制技术,超短波构成技术,军用车辆引擎技术,高级光学(包括光纤)技术,传感技术,海底系统技术等15种技术列为禁运范围,后来又将集成电路制造设备、工作母机、电子复合硅、激光装置增补列入对苏联的禁运清单。

1982年11月,美国建议在巴统管制清单中新增种类100余种,最终巴统成员国同意将其中58种纳入管制清单,包括浮动船坞、宇航船、太空登陆器材、超导材料、机器人、机器人控制系统、特殊合金生产技术和设备、海上油气开采技术等。此后高新技术的开放和禁运范围虽有微调,但阻止高新技术流向社会主义国家的总趋势不变,甚至得到了强化。

1991年苏联解体后,随着世界格局发生重大变化,加上“巴统”的禁运措施与经济全球化趋势日益格格不入,1994年4月1日“巴统”宣告解散,然而“巴统”长期执行的禁运清单列表又被《瓦森纳协定》所继承。

1995年9月,包括“巴统”17国在内的28个国家在荷兰瓦森纳开会,决定加快建立“常规武器和双用途物资及技术出口控制机制”。在美国的操纵下,1996年7月以西方国家为主的33个国家在奥地利维也纳签署了《瓦森纳协定》,决定实施新的控制清单和信息交换规则。这个协定与“巴统”一样执行两份控制清单:一份是军民两用商品和技术清单,涵盖了先进材料、材料处理、电子器件、计算机、电信与信息安全、传感与激光、导航与航空电子仪器、船舶与海事设备、推进系统等9大类;另一份是军品清单,涵盖了各类武器弹药、设备及作战平台等共22类,中国仍在被禁运国家之列。

而且美国不断在更新《瓦森纳协定》的内容以适应最新的技术发展,如今年2月,据日本共同社报道,为了应对网络攻击及其他国际威胁,美国及日本等42个加入《瓦森纳协定》的国家,决定将扩大出口管制范围,防止技术外流到中国及朝鲜等地。日媒的分析指出,此举旨在防止技术外流到中国及朝鲜等。与此同时,日本政府也计划加强产品及相关技术的出口手续,新管制对象也包括日本厂商擅长的领域,部分企业或受到影响。

另外,美国国务院、商务部还调整组建了国防贸易管制理事会、工业和安全局等机构,它们与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司法部及情报部门相互配合,在高技术出口管制、技术移民、科研学术合作等方面不时收紧,动辄以国家安全打压其他国家的科技公司,从目前看美国对中国的高科技封锁手段,除了《瓦森纳协定》的内容外还有将中国公司列入《实体名单》进行围剿,目前除了华为还有200多家中国公司上了实体名单,给这些公司造成严重的经营危机,如本周舜宇科技就因为如了实体名单而被从苹果供应链剔除导致股价暴跌。

去年华为被加入实体名单后一些发源于美国的科技标准组织开始也将华为排斥出组织,虽然后来再将华为拉入但是开了很不好的先例,今年美国一些研发基础工具也开始对中国高校和科研机构禁用,可以预料,未来如果美国加码对中国的科技封锁,会进一步封闭其基础科技工具,这也是任正非所担心的,不过这是最坏的结局未必会发生,因为今天的中国不是以前的苏联,对全球经济有举足轻重的作用,所以美国在打压的同时也会有所顾忌,也不会排除要做生意的可能。

趋势信息四、华为的应对之道与信心

很多人担心华为在美国这么严厉的打击下未来生存是否出现问题,郭平在演讲中也做了回答:今年5月15日追加的直接产品规则应该说也给华为增加了一些困难,但并非不可克服。本质上是工艺问题,成本问题,时间问题。我们面临的挑战是明天很美好,但要活得过黎明,对吧?要与时间赛跑。

在回答一个新入职员工关于海思未来的问题时,他指出:建立备胎计划已经十几年了,当时用的是别人的芯片,但是仍然保持足够的投资去做海思,现在华为作为一个系统设备公司扎到根,芯片设计就到根了。那么前端还有芯片制造工艺、制造设备和原材料,这几道关是美国约束我们的地方。对我们来说,会继续保持对海思的投资,同时会帮助前端的伙伴完善和建立自己的能力。我相信若干年后我们会有一个更强大的海思。

他也提到2003年与思科的诉讼,“我记得当时对方有庞大的团队,甚至让我们请的顾问给我传话,“你们将会面临天文数字的罚款,华为将会倒闭”,创造出的各种舆论和政治环境,比今天情况可能更恶劣。他们甚至希望没有律师接我们的案子,给我们做辩护。但是在这种情况下,我们生存下来了。我的建议就是,不管面对多难的环境,要面对它、处理它、放下它。”他强调,“当年金一南教授在这间教室讲课时说“战术千条万条,第一条要敢打”。对于我们新员工加入华为公司来说,千条万条第一条要行动起来,要去做,只是想是解决不了问题的。”

他也表示能打败华为的不会是美国,而是在于自己,“我们在这方面不能有方向性的错误。这是华为的管理层、华为的技术领袖需要承担起来的责任。另外,华为应该成为有活力的组织。华为是开放的,总是能给有创造力和有能力的人提供机会的公司。坚定的正确的方向、充满活力的组织和文化,是我们真正面对的挑战,这些问题处理不好,就会失败和死亡。”

他还借用丘吉尔的话,不要浪费一场危机的机会。美国给华为制造了危机,也给我们每一个人创造了机会,希望大家能抓住!

由此可见华为高管对美国的打压有全面的认识也有应对的手段,并有信心克服这个挑战,这也是华为30年来一个企业文化特点---就是愈挫越强,越打压越强大,所以,大家对华为的未来要有信心,也不要轻信一些自媒体耸人听闻的解读,我相信危机终将会过去,未来的华为一定更强大!

而且在这场危机中,本土半导体产业也将建立起更完善的产业结构,本土半导体公司也会茁壮成长起来。正如一位资深半导体人士说;“美国政府现在拱手把一些市场份额送给我们,我们还不抓住机会吗?”

抱最大的希望,尽最大的努力,做最坏的打算,方能成事。

注:本文为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作者及来源

相关文章

Digi-Ke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