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承东谈美国制裁与疫情影响:塞翁失马焉知非福

winniewei 提交于 周五, 04/10/2020
余承东谈美国制裁与疫情影响:塞翁失马焉知非福

“美国制裁让我们从一个没有生态的硬件公司成为一个有生态的公司,塞翁失马焉知非福。”今年是余承东掌舵华为终端的第9年,他亲手将其打造成为华为集团收入最高的业务。但2019年和2020年,也可谓是华为终端最困难的时期。扛住美国制裁的压力之后,全球爆发的新冠肺炎疫情再次给这家全球第二大手机厂商增添变数。

余承东说,今年的目标是保持华为终端收入增长,同时努力争取手机发货量不下降。

今年收入将保持增长 国内增长20-30%

2019年,虽然面临美国制裁的压力,但华为消费者业务实现收入4673亿元,同比增长34%;智能手机发货量2.4亿台,同比增长16.5%。

不过于今年1月底爆发的新冠肺炎疫情,给手机厂商的销售造成了巨大冲击。

余承东透露,中国市场在2月底至3月初开始迅速恢复,并在3月取得了高速增长;不过在中国疫情得到控制的同时,全球疫情迎来了爆发,同时华为在海外市场也处于用HMS替代GMS的初步阶段。因此海外市场处于下滑状况。

在中国市场增长和海外市场下滑的抵消之下,余承东表示,华为消费者业务今年一季度的收入实现了同比略有增长。

至于2020年全年,他预期消费者业务收入仍会保持增长,“当然难度非常大。”

在中国市场,预计全年收入继续保持较快增长,在20-30%之间;海外市场虽然处于下跌状态,但预计今年下半年HMS的拓展效果显现,情况会有所好转。

在发货量方面,他的策略是在中国争取增长,在海外减少下跌,最终保持全球发货量不下降。

“按照疫情,发货量可能是下降的,但我努力争取不下降,然后收入争取增长。因为整个公司消费者业务的收入占比越来越高,我们是主要增长来源。”

此外,除了手机业务之外,华为也加大了在IoT业务上的布局。根据华为公布的数据,2019年华为笔记本电脑发货量同比增长200%,智能穿戴增长170%,智能音频增长200%。在1+8+N布局上,华为手机之外的销量与手机已经接近1:1。

回应库存和手机参数争议:遭造谣抹黑

今年被手机厂商视为5G手机大规模普及的一年。这也意味着手机厂商面临着从4G到5G切换的过程。

此前曾有传闻称,华为系面临着4G库存积压的问题,被广泛关注。荣耀总裁赵明曾出面辟谣,称销量说明一切。

今日余承东也再度回应此事。他称华为手机是很严重的缺货,而不是有库存。春节前的备货很快销售一空,但因为疫情又产生了产能问题,导致一直缺货。“疫情期间我每天都被催货,甚至零售店都供不上货,包括P40系列也是严重缺货状态。”

余承东认为,库存问题是有同行在故意造谣。“这是胡扯,我巴不得有库存,有库存我们就赚了。”

他还强调,华为不会允许自己的团队去造谣、抹黑任何厂家,发现一个马上开掉。

“我对团队讲,我们做人做事必须走正道”,他说,造谣、抹黑别人的公司绝不可能成为伟大的企业,“一个企业的格局是一把手的格局、视野和胸怀决定的。虽然有些公司的野心很大,但它的创新、研发投入、格局,注定不可能成为伟大的公司和主流玩家。”

此外,对于同行指出的华为手机参数上的问题,余承东也一一反驳。

比如屏幕刷新率,他称选择120Hz很容易,但要考虑功耗;屏幕分辨率使用2K和3K也很容易,但续航会很差;充电功率上,也要考虑安全性。

“华为要考虑省电,有些东西是不需要的价值。盲目追求分辨率和刷新率,都是胡扯。是在用规格忽悠用户。”他说。

谈高端布局:与苹果三星相比利润率不高

华为在高端市场的布局可谓是国产厂商中最为成功的。近两年,众多厂商也开始向高端市场进击。

余承东认为,布局高端要有引领性的技术和创新,包括设计、技术、创新、品牌等,才能高端。单纯的堆砌,所谓的某一项指标的规格,并不能打造真正的高端品牌。

“我们也看到一些厂家也想做高端,我们也欢迎。但我想说的是我们要技术引领、要有消费者支撑,否则也不可能有销量。”

同时他指出,虽然华为手机有些价格高端,但按照档次和价值来说还是非常便宜。华为手机售价高,但成本也非常高。他举例称,P40系列的单相机部件成本就100多美元,因此销售毛利与苹果三星相比是非常低的,仍然在性价比上保持优势。

他还透露,今年2月发布的折叠屏手机Mate Xs即使卖16999元,但仍然是亏损的。截止目前已经亏损6000-7000万美元。“折叠屏的成本降下来之后,才有可能盈利,不能只看售价。”他说。

在余承东看来,华为手机的高端布局背后有巨大的研发投入支撑。华为一年研发费用接近200亿美元,排名全球前三,2020年可能会达到前一、二名。但对比之下,有些同行的研发费用只有几十亿人民币,双方不在一个数量级。

“国内有些同行拿着供应商的东西在忽悠,没有自己的核心能力,就是组装厂。狂黑、造谣我们也无法打造高端品牌,无法成为伟大的公司,迟早被时代抛弃。”

谈美国制裁:让华为拥有自己生态

2019年美国的制裁,让华为手机无法使用谷歌的GMS服务,华为也推出了自己的HMS服务以实现替代。

余承东表示,HMS 4.0在海外的体验提升很快,正在缩小与GMS的差距,同时也在构筑自己的长版和领先优势。虽然欧洲用户对GMS依赖很大,但HMS至少可以满足80-90%的用户需求。

“美国的制裁,会让我们从没有生态的硬件公司,成为有自己生态的伟大公司。塞翁失马,焉知非福。”

在美国的封锁之下,华为手机也加大了国产器件的使用。不过余承东表示,目前华为手机中不仅是国产器件,也有日韩器件,甚至也有少量美国器件。“我们是可以不用美国器件的,因为我们做到了完全的替代。但还保留少量美国器件,因为我们跟美国公司保持合作关系,要照顾他们的生意。”

另外一个坏消息是,美国正在考虑对华为的芯片供应链进行限制,华为自研芯片可能会面临挑战。

余承东认为,这对全球产业是非常大的破坏,美国公司离不开中国供应链,中国公司也离不开美国供应链。在全球化的今天,如果互相反制对中国和美国都是巨大的伤害。

不过他也指出,除了自研芯片之外,华为也在与联发科、展讯等合作,应用在中低端手机、手表等众多产品之中。

来源:新浪科技

相关文章

Digi-Ke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