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潮歌携手华为P30 “未来影像”给当代艺术实践提供无限可能

winniewei 提交于 周二, 04/16/2019
王潮歌携手华为P30 “未来影像”给当代艺术实践提供无限可能

2019年4月12号,上海1933老场坊开启了一场时尚艺术大赏“HUAWEI P30未来影像之夜”。P30系列一经发布,其时尚梦幻的外设计和无以伦比的超光感的影像技术迅速的风靡全球,在全球最知名的多家专业技术网站的评比中拔得头筹,这也是国内品牌以前从未达到的高度,中国制造业又一次征服了世界。一个以技术出众科技超前的国际化企业,在发布会后将媒体和大众视角再一次聚焦到了“未来影像之夜”这一极具时尚、艺术、科技、未来感的活动上,借用艺术这一具有独特审美价值深度解析科技和艺术的超级碰撞,畅想影像科技通过艺术手段创造的无限可能,这在中国制造业来说是实践也是探索。

华为消费者业务CEO余承东、华为消费者业务手机产品线总裁何刚、著名艺术家导演王潮歌以及新锐艺术家代表彭宥纶、木西以及国内十几家时尚类杂志主编及200家媒体共同见证了科技是如何和艺术完美融合。王潮歌导演继去年P20和华为首度合作后,今年再一次携手华为,作为发起人联合国内众多新锐艺术家发起了“P30群体艺术创作”活动,所有艺术家都将使用华为P30在“未来影像”这一命题下独立完成艺术创作。发布会现场王潮歌导演作了十分钟主题演讲,并对“未来影像”、科技对艺术创造提供的无限可能,以及技术创新是如何改变人们的生活习惯等进行了阐释。这引起了华为及众多媒体的高度认可和关注。发布前她本人也接受了众多媒体访问。以下是部分演讲内容:

品牌的自信也是民族的自信  还好这个时代有华为这样的民族企业

跟华为合作是第二次,第一次是P20发布,第一次站在产品发布现场来谈我对这个产品的理解,对我说挺陌生,怎么会干这么一件事,当时我为什么会接这个事情,基于两个原因。

第一,我觉得在今天的中国,大家特别习惯把地球当成村,不分你我,“我们家没窗户没门,任何一个东西随便进你们家”,但是你们有没有想到他们其实是有门的,其实是有窗户的,任何一个外国大片,任何一个国外音乐剧,一个主题乐园进入的时候实际上都有他们的主题。我认为身为中国人,身为这个时代中国的艺术家,我应该为自己的国家,自己的民族感到骄傲。华为恰恰是这样的一个产品,我确实觉得很骄傲,我确实觉得它真好,所以为这个事站台是挺简单的一个想法。

第二,一个是从我生活上看,它可以记录生活点点滴滴,现在不兴写日记,原来上学回家每天记日记,有的时候记流水帐,有的时候记一些自己的感情抄一些座右铭,但现在基本上用手机相机记录,我今天看你好不好看来一张,我今天吃什么饭来一张,今天我走哪来一张,这个东西已经改变了我们很多生活习惯,甚至改变了我们的思维方式,如果它不好就都不好,如果它好就都好,就这么简单,它变成我生活中的伙伴。

作为发起人 我将联合国内众多新锐艺术家开启“未来影像群里艺术家”实践活动

作为发起人,我将联合国内目前一群时尚新锐的艺术家开启“P30未来影像群体艺术家创作”艺术实践活动,带领各个行业有独特个性的艺术家一起用P30完成各种不同的实践活动,展现艺术家心中的世界。比如你就爱趴地下拍 - 你就拍地,你说你就爱拍土里的虫子 - 你就拍这个,你说我就爱拍所有的楼房窗子和窗帘背后的人家 - 那你就拍这个,所以每个人会根据自己的特长来做,这个活动也拓展了我和其他新锐艺术家一起探索人类创意的可能。 

1

王潮歌导演在华为P30未来影像之夜现场

“只有峨眉山”旧村改造让我意识到最新影像技术带来不可思议

活动现场华为余总送给我一台P30,而且是我非常喜欢的橙红。据说这个颜色的工艺难度非常高是最抢手的一款,在我最新作品“只有峨眉山”现场,我的建筑师已经提前拿到P30开始工作。“只有峨眉山”有两个剧场,一个剧场是室内剧场是为这个演出专门建造的,走出这个剧场以后你会看到另外一个剧场,这个剧场不是我搭建的,它是一个自然的特别小的村庄,我用P30手机记录了这个还未被改造的小村庄,我今天还跟我的助理急,我说怎么拍的这么亮,他说就是在非常黑的屋子里完全没有灯光情况下拍摄的,北京的天基本不是黑的它会有泛光,在那完全是漆黑的,但是我们拿手机进去依然拍得那么清楚,让人误以为是不是打了光。另外用这款手机他们居然拍到15公里以外峨眉山的金顶四面佛,但是他们今天居然拍了了,这个事我觉得特别好奇。

科技和艺术从来都不是对立的  而是相辅相成的互为作用的

我觉得技术和艺术首先它们是独立存在的,并不一定说我所有的艺术当没有技术的时候就不存在,我可以没有技术,比如说我现在为你朗诵,就我一个,我依然可以让你觉得很好听,我可以没有。技术也一样,它也可以没有艺术的独立存在,它们是两个非常清晰的有界限的两个不同的领域,但是它的美好是在于它们之间可以沟通,它们可以你中有我我中有你,这个实际上在一个艺术家去使用技术做探索的时候我保持一种警惕的,我不希望大家看到我的作品的时候看到非常多技术,我不希望技术太炫,让人说这演出真好,能上天能入地,能着火,能发大水,我不希望这样,我希望技术为艺术服务,而不是艺术为技术服务,所以我在我作品里面会非常广泛地使用各种类型的技术,但是我本着一点,请为我想叙述的那个故事,请为我想推出的最后价值观服务,我是这样使用的。

1

王潮歌导演在华为P30未来影像之夜现场

未来影像将怎样改变人类生活方式 我充满期待 

我不认为我有资格来预言,我能够去说它将来怎么改变。但是技术的想像力是一个更有趣的想像力,它的这个想像力会从“我就想上月亮上去”,后来我们制作宇宙飞船上去了,是因为技术的想象;“我想有翅膀,我想像鸟一样的飞”,然后我们就有了飞机。所有技术的想象实际上它是超过我们正常生活的很长很长,很远很远,在未来的地方。所以我认为华为的技术它的想像力是它在远处等着你,你还没来,它说你来,你过来,你到我这来。还有一个就是说你还想怎么样,你告诉我你还想怎么样,我还能做到。未来的影像技术它会跟我们现在的人有一个非常美妙的互动,完成你所想和你跟随他所想,这两个互动如果相辅相成一起进步的话,这个空间会特别大。所以我觉得技术的想像力,科学家们他们还在旅途之中,但我觉得它会存在,一定会出现的。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