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为什么反对新零售?

张国斌 提交于 周四, 03/29/2018
我为什么反对新零售?

新零售,即企业以互联网为依托,通过运用大数据、人工智能等先进技术手段,对商品的生产、流通与销售过程进行升级改造,进而重塑业态结构与生态圈,并对线上服务、线下体验以及现代物流进行深度融合的零售新模式。2016年10月的阿里云栖大会上,阿里巴巴马云在演讲中第一次提出了新零售,“未来的十年、二十年,没有电子商务这一说,只有新零售。”

新零售新在哪里?运用了大数据、人工智能,谁在玩新零售?阿里巴巴、腾讯等互联网公司,提到互联网公司,我就咯噔一下,现在用个支付宝都让阿里把自己去过的地方摸得一清二楚,如果再掉新零售坑里,那自己买啥喜欢啥,多长时间买一次它不是全都知道?然后再通过“自认为我们喜欢拿隐私换取利益”的某度公司给我推送一堆保健品、护肤品信息、大补丸信息?这是不是就完成闭环了?

我咋觉得自己真的活的太透明了呢?这人生咋就跟机器设定的一样呢?到了时间自动给你配送你要的东西,推送你要看的信息。人就就不能随性一点吗?

有人说国外互联网公司不像国内的那样没底线,看看Facebook最近的5000万人信息泄露事件,不都一样吗?都是拿用户的大数据来搞事情。这样的事情屡次发生,其实就是说明现在乃至以后都是资本驱动的信息世界了,在以商业利益为目标的人工智能眼里,并没有“人”或者“用户”的概念,一切都是可以利用的数据——在大数据和人工智能的协助下,通过对每个人的监控和信息的榨取,实现资本的最大化。

现在所谓的精准广告不就是通过数据对用户进行了分析了吗?澳洲一个 Facebook 的广告客户透露,Facebook 的人工智能会分析其用户特征和所发的内容,给出诸如“有不安全感的年轻人”“抑郁、压力大”等标签,然后有针对性地投放游戏、瘾品和甚至虚假交友网站的广告,从中获取巨大利益。

更严重的是,只要有钱你甚至都可以去左右一个国家的选举!如果最近爆料的那样,2016 年美国大选期间,一家叫剑桥分析(Cambridge Analytica)的公司使用人工智能技术,针对任意一个潜在选民的“心理特征”投放付费政治广告;而投什么样的广告,取决于一个人的政治倾向、情绪特征、以及易受影响的程度。很多虚假的消息在特定人群中能够迅速传播、增加曝光,并潜移默化地影响人们的价值判断。

 

太可怕了!尤其是在遇到一些动不动代表我们张嘴胡说八道不尊重隐私的人,那结果更可怕!我可不想让他们知道爱吃啥,爱用啥!

百度创始人李彦宏

 

 

 

 

 

 

 

 

 

 

 

所以我至今没有支付宝支付过一单,所以呢,去年年底支付宝晒单啥也没给我晒出来!

机智如我

今年春节后曾经到西班牙法国等地考察,发现那里虽然通信落后互联网不发达(只有3G技术,没有我们这里的新零售啥概念),但是人与人之间却有更多的亲情、友情。例如有时间早上去小集市买点日用品、调料、鲜花等,跟熟人聊几句,这才是生活。

国外的小集市

 

国外的小集市

小集市上可以出售自己的工艺品

我觉得人不但有购物的欲望,更有跟人沟通的欲望,比如大家都喜欢扎堆购物,很少一个人去买东西。现在的购物电商,只激发了人的购物欲望,但是没有提供人跟人沟通的机制,估计也是故意这样,因为这样可以引发人会无节制购物,导致人买了一堆没用的东西。

总之,互联网的新服务,一方面增加了便利另一方面确实牺牲了我们的隐私,但是我是不不会为了便利牺牲自己隐私的,所以,我还是坚持反对新零售,除非有明确的法律限定互联网公司在数据方面的使用。

我还是喜欢去菜场自己买菜,自己决定自己的口味,我不想让机器来判断明天要吃胡萝卜还是冬瓜,我自己想吃啥就买啥,我要做自己!

让自己的人生随性一些

 

相关文章

Digi-Ke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