芬兰瑞典国家创新系统的经验与启示

芬兰和瑞典是以拥有高新技术和发达信息技术而闻名于世的北欧国家,在近两年的全球竞争力排行榜中一直名列前茅。这两个地理位置、科技基础、经济基础以及人力资源等在欧盟处于弱势的国家,能在日趋激烈的国际竞争中求得生存与发展,成为在科技领域处于世界先进地位的科技强国,其奇迹般的崛起越来越为世人瞩目。 2005年9月13-18日,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中国科学院院长路甬祥率中国科学院代表团访问了芬兰科学院、瑞典皇家科学院以及隆德大学,交流并学习其科技创新经验。出访结束后,中国科学院国际合作局将此行收获及时整理汇总,为中国科学院创新跨越持续发展提供参考。

在知识经济时代,国家的创新能力是决定该国在国际竞争和世界地位的重要因素。北欧国家对科技创新相当重视,科技投入的比例不断提高。2003年,瑞典政府对科技的投入达到了4%,芬兰达到了3.5%,超过美国处于世界前列。2004年,在欧洲创新排名榜(European Innovation Scoreboard 2004)上,瑞典和芬兰位居第一和第二,领先于瑞士、丹麦、德国、法国和英国等欧洲大国。同时,两国政府大力提倡科研机构、大学与工业企业界开展合作研究,并为这种合作创造条件。

一、芬兰科技发展的特点

芬兰从一个只有500多万人口、资源贫乏的二战战败国,一跃发展成为在一些科技领域处于世界领先地位的当代科技强国,其根本原因是确立了科技兴国的发展战略。芬兰在科技政策调整、科技发展的协调与指导、创建国家创新体系、科技创新与产业发展紧密结合等方面有许多成功经验值得借鉴。

二十世纪九十年代初,芬兰科技发展规划强调,科技发展要适应产业结构调整的需要,特别是在支柱产业领域加强科技开发和新技术应用、支持和鼓励企业进行科技开发与合作、加强科技成果的转化和利用等方面要与环境保护、社会进步和改善人民生活水平紧密结合。2000年,芬兰发表的科技政策黄皮书指出,今后三年芬兰科技发展的最迫切问题是如何面对全球化所带来的“知识与技术挑战”。为此,政府部门采取了有效措施,即继续大力推动信息产业发展,进一步提高整体教育水平,增强全社会利用知识和研发成果的能力;加大对科研开发的投入,推进国家创新体系国际化进程,为芬兰更好地参与国际竞争与合作创造了有利条件。同时作为小国,芬兰没有能力广泛涉足所有高新科技领域,而是集中优势,选准方向,发展能够带动国民经济整体增长的重点领域,如电子通信、现代生物技术等高技术领域。

在芬兰产、学、研三位一体的国家创新体系中,政府除发挥领导和协调职能外,还通过主管科技的下属专业机构将科技创新同国家科技发展规划联系起来;企业是最积极、最活跃的部分,既是科技开发的重要参与者,也是技术成果的直接受益者。芬兰的研究与开发活动在很大程度上以产业经营发展需要为驱动。长期以来,工业部门始终重视对研究与开发的投入,投资每年增长15%—20%,政府对企业技术创新的支持也在加强,近年来企业科技创新费用的10%来自政府。随着在知识和技术开发方面投入的相应增加,R&D的数量也快速增长。从R&D投入占国内生产总值的角度看,芬兰已经处于世界领先位置。芬兰从业人员中R&D人员比例在OECD成员国中明显是最高的。同时,研究人员中受教育的水平一直在稳步提高,原因之一是芬兰人传统上都高度重视学习。国内和国际竞争性经费的增加,也一直是过去十年中芬兰研究质量显著提高的重要因素之一。

芬兰相当重视科技创新与产业发展紧密结合。为保持经济持续发展,芬兰在巩固森林及木材加工、金属及机械制造等传统产业基础地位的同时,努力寻找和开发新兴支柱产业,以科技导向实现产业结构调整。

芬兰重视国际科技合作,特别是1995年加入欧盟后,通过欧盟各种研究计划以及北欧合作等多种渠道加强国际科技合作,引进最新科技成果,提高自身科技水平,并帮助企业、研究机构和高等院校寻找国际合作机会和伙伴。芬兰所参与的大多数国际科技合作项目都有明确的应用目标,所涉及的均是芬兰具有优势或相当发展基础的领域,希望通过合作进一步提高其在这些领域的竞争优势。2004年11月,芬兰科学和技术政策理事会正式成立,由芬兰首相担任理事会主席,教育部长和贸工部长担任副主席,其成员包括芬兰各大部、科学院和科研机构、大学以及大公司的领导。该理事会在提出的“芬兰科学和技术的国际化”白皮书中,详细分析了芬兰研究与开发,以及在全球环境中取得成功的前提条件、挑战和威胁等因素,指出:芬兰具有在全球竞争中取得胜利的前提条件,即教育、研究和创新系统水平高,特点是开放和密切合作,以国际标准衡量,芬兰劳动力中的研发力度、教育和能力的水平是高的。然而,芬兰的经济和智力资源有限,在许多领域,知识和能力缺乏(因为多数知识是国外创造的),所以芬兰人在国际上扮演积极的角色并参加知识的创造和传播是重要的。因此,芬兰的实力一方面要在全球化的情况下通过国际合作更认真地发展起来,同时强化全民和社会资本;另一方面,要在国际交往中日益强调高质量网络和合作渠道的重要性。这对于像芬兰这样小的国家来说是一个特别重大的挑战。

二、瑞典科技发展的特点

瑞典的综合国力在北欧位居第一,它一向十分重视科学技术事业。面对科学技术日新月异的发展,瑞典政府提出新知识、新技术和新产品的科学技术发展方针,大力促进高等院校、科研机构和工厂企业不断更新知识,加速新技术研究开发与推广,生产更多新产品,提高工业竞争力。在瑞典研究开发活动中,大学主要承担基础研究,工业界主要从事应用性的研究开发。瑞典用于研究和开发的经费多年来一直保持在国民总产值的3%以上,国家投入的科研经费约20—25%用于国防研究,其余的为民用科研经费,其中的85%拨给大学开展科研活动。瑞典的高等院校既是教学基地,也是科研基地,政府对大学的科研投入比较大。瑞典是个小国,它依据国力和自己的科学技术优势,确定与本国社会和经济发展紧密相关的科学技术优先领域的发展。生物学和生命医学是瑞典的传统学科,它们的设备先进,研究力量雄厚。瑞典十分注重国际科技合作,特别是与欧盟的科技合作,为此,瑞典科技发展局特设欧洲处,主要任务是协调和制定与欧洲共同的科技合作计划。

三、芬兰和瑞典创新经验对我们的启示

北欧国家对科技创新的重视和高比例投入,在优先领域选取以及促进学科交叉和完善创新价值链的成功做法在访问过程中给我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他们的政府和企业都很注重科技发展战略及经济发展战略的研究,注重科学研究的国际化,开展有特色的研究工作。在我院创新三期的国际合作中,包括芬兰、瑞典在内的北欧四国将成为我们不可忽略的一个战略板块。

在这次访问北欧期间,我们深深地感受到对方科学界上层、大型研究机构、大学和企业对与我国的合作有着浓厚的兴趣和热情,对方看重的是我们的人力资源和中国概念,特别是欧洲企业与我们的合作主要看重了中国的市场和人力资源,希望能够通过和我们主流研究机构的合作把握我们技术发展的方向,了解政府的技术政策,利用我国丰富的人力资源等。在政治上,北欧国家想联合起来在欧盟内部竞争资源,就必定要联合中国、印度等发展中的大国共同发展。

同样,我们与其合作也具有很强的互补性。通过合作,我们可接触到世界先进的科技人才、研究成果、科技前沿和先进的管理理念。如:我们过去的一些研究选题往往脱离实际需求;提出的一些技术方案也过于理想化,较少考虑应用方面的限制;发表的一些好的文章虽然体现了研究实力,但难以得到应用。通过国际合作,我们在一些具体技术方案的选取中更加注重实用性和可实现性等,进而加快接近世界一流水平的速度。

在与北欧已有的合作基础上,建议创新三期重点在通讯信息、资源环境、生命科学、纳米技术、大科学光源、科技发展战略等领域进行进一步合作与交流。

从以往的经验来看,以下几条是合作成功的根本:一是双方研究工作互补,有强烈的合作意愿;二是双方合作者间有密切的交往,合作工作有专人负责;三是我方能够提供丰富的人力资源或联合培养研究生;四是双方能够在欧盟框架计划、政府间合作协议或双边合作协议的框架下各自找到资助渠道,合作经费可以得到落实。